Nagi✨

这儿鬼雨!!!待在es和dr里,宗mika∥薰飒∥狛日∥吉最∥神日

【宗みか】和老师一起的温泉旅行(前篇)

※故事背景是俩人已经交往有一段时间
ooc致歉!

今天青叶前辈没有待在手工部,手工部里只有斋宫宗和影片美伽两个人。

虽说已经是恋人,但是俩人生活上没有多大变化。而且今天没了有些碎碎叨的青叶前辈,就连mika也没有往常的那样吵,手工部里异常地安静。

难得的安静,这也是斋宫宗喜欢的。

当然,这种安静也不会持续多久。

终于,在一旁憋了很久的mika终于开口了——“老师,我们一起去温泉旅行吧!”

  “不行。”虽然影片mika早就预料到会得来这样的答案。
  “可是好不容易抽到了头等奖!不去不是白浪费了吗!”
  “不行就是不行,那种像大乱炖地一起泡澡的形式,一群俗物裸露着身体,就算你是失败作我也不允许你的身体被我以外的其他男人看见。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还要持续到多久。”

回想起昨晚的mika因为这件事一直赖在斋宫宗的床上不走,扰得斋宫睡不着觉,最后还是mika自己也累了就扒在那里睡着了。
  “那...就算我找小岚或者成鸣哥他们去老师也不会介意吗。”mika说话声音越来越低。
  “... ...”
——遭了,我是不是又惹老师生气了。

  “老师...?”

mika有些胆怯地注视着突然停止了手头上工作的斋宫。
 
“老师...老师我错了。”
  “我 ...不会再说要去了。”
  “所以老师别——”
  “想去就去吧。”
——诶?什么?...刚刚是幻听?...
  “诶诶诶?...老师?”
  “怎么了还让我重复吗你这个失败作?”
——答应了老师答应了!!!
 
“谢谢老师!!最喜欢老师了!♪”

mika跑过去蹭了几下斋宫,斋宫逃避式地把头侧了过去,摸摸了mika柔软的头发,耳边呈现出了掩饰不住的红晕。
 
“时间不早了今天早点回家准备一下明天的旅行吧。”
  “嗯!”mika开心地点了点头。

虽然入夜了,但是mika却无法入眠,他希望太阳能快点升起来,这样就可以快一点和老师一起去温泉旅行了。

mika走到了宗的房间,像猫一样悄咪咪地爬到恋人的床上用撒娇一样的口气在斋宫耳边说“老师,今晚我可以睡在这里吗?”
恋人难以摆脱睡虫的缠绕用有些迷糊的眼神看着mika,温柔地笑了笑,伸手抱住了影片的头,顺势地吻了一下mika的额头。

因为房间很黑暗所以对方根本看不清mika的神情,但是根据mika以往的反应也能想象出来,他正用满脸惊讶的神情看着宗,脸上浮上了一层潮红,当然遗憾的是斋宫宗无法真实地体会到看到这种对方小鹿乱撞的反应时的愉悦,毕竟他的视力没有那么好,何况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就这样罪魁祸首朝着影片露出了宠溺的表情重新入睡。
——遭了,遭了。
——这样的话...
——会更加睡不着的!
自从和“お师さん”成为恋人之后“お师さん”稍微有点变化了,虽说平时对mika说话还是那样带刺但是最近从宗嘴里吐出的温柔的话语经常不是mado,是他自己。转校生听见从宗自己嘴里说出这种话时也感到惊讶,虽然他知道斋宫前辈虽然表面凶其实很温柔。

就像是这次的温泉旅行一样,mika是打着80%会失败的几率去向宗求情的,就算是仅剩下的20%成功了,一般人也不会料到会是斋宫宗亲口答应的而不是像往常一样从他心爱的mado口中说出。
说起来当初还是mika自己向老师表白的,当他听见自己一直深爱着的“お师さん”说出了先暂时交往试试看的他当时激动地在人来人往的忙碌的后台哭了出来,弄得斋宫和杏都很困扰,最后是被来后台看望的仁兔虽然不知道来龙去脉总之安抚成功了之后才停止了哭泣。

终于mika期待已久的早晨终于到来了——
几缕阳光穿过了窗帘透到两人的床上,墨绿色头发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然而刺眼的阳光瞬间驱散了刚刚还在的睡意,mika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激动地跑下床去拉开窗帘。
受到这一系列动作的影响斋宫皱皱眉睁开了眼睛,看向站在窗户边被太阳光映衬地格外亮的mika。
  “お师さん!早上好!”




可能更新后篇又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瘫)

 
 

狛日【暴风雨的前奏(下)】

渣文😭
ooc致歉!!!


果然,让自己失眠的罪魁祸首坐在那里嬉皮笑脸地看着自己。
“果然来了啊日向君,嘛意外的比我计算的时间早了点儿。”
“...吵死了。”
“啊哈哈哈。”
  “笑什么?”
  “因为日向君很可笑啊,真的一个人来了。”
  “哈?...不是你要我——”
   咚。
  “什...狛枝你干什么?!”
  狛枝一下子将日向推到了床上。
“日向君...真是一点防备也没有啊。”
  “喂!你这家伙不会真想杀了我吧?!
杀了你...?怎么可能...我想永远把日向君收进我的囊中才对,把你保护起来,囚禁你,不让除我以外的任何人所碰。
“.....”
“狛枝?...”
  “唔?!...”
  狛枝一下子吻上了日向,刚刚还在不断反抗的日向感觉浑身失去了力气,脸上微微泛红。
  “你这家伙脑子果然不正常!”日向直直地瞪着眼前的这个人。
  “对啊因为我就是这种垃圾,这种事日向君早就清楚了吧。接下来我打算对日向君做更加垃圾的事情。”
狛枝欠打地笑了笑,伸手要去解开日向的皮带。
“喂!狛枝!停手啊!...”
“...为什么?”
“你不是找我有事吗?没有必要做这种事吧?呐——”
  “哈哈日向君现在的表情真的很棒啊!没想到我这种垃圾也可以让日向君露出这种一般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的表情啊。”
  “闭嘴!混蛋快住手啊!”
狛枝停止了他变态的行为,皱了皱眉。
察觉到狛枝停止了动作,日向深深叹了口气。
  “日向君,你相信着我的幸运吗?”
  “诶?你?总之超级幸运吧?”
为什么我要这么认真回答这家伙的问题啊混蛋,完全被他带着走了。
啊嘞?...
总感觉刚刚狛枝嘴上有点弧度。
  “你这家伙刚刚笑了吧?”
  “没有哦。”
  “说起来我可以走了吗?已经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和你废话了吧?”
  “日向君。”
  “干嘛。”
趁日向转头狛枝再次吻上了他,但很快被推开了。
  “多谢款待☆”
  “混蛋!——你干什么!”
日向马上跑到了门口,但又停顿了一会儿。坐在床边若无其事的狛枝托腮看着日向的背影。
  “呐日向君,我喜欢你哦。”
  “什么啊,你以为我会相信啊?

话虽这么说可背对着日向的狛枝也可以看清,日向的耳朵通红。

日向已经离开了。这个诡异的屋子里只剩下了狛枝显得格外安静。狛枝笑了笑,站了起来。
  “那么日向君,这可是你我最后一次的对决哦,啊啊真是期待啊,你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另一边的日向
   “什么意思啊那家伙,真是让人不爽,真是的!我脸红个什么尽啊!”

 
 
 
 

狛日【暴风雨前的前奏曲(上)】


呜哇T﹏T第一次写狛日有点小紧张
大概是第五章期间的事
略剧透
有ooc致歉
避雷注意

“咚!”日向被狛枝压的一个没人的胡同里。
“喂!狛枝你干什么?!
“诶?...日向君能不能小声一点啊..会被七海同学他们发现的啊...”狛枝一如既往地露出了令人猜不透的有点欠打的表情。
“你这家伙又企图着什么!”
“真是的区区一个预备学科口气不要这么大啊?!”狛枝压制住了想要挣脱的日向。
“什...?!——”日向突然没有了底气,预备学科什么的他到现在也不想接受啊...
“啊啊...真是的都怪日向君要反抗浪费了很多时间啊...这样会被大家发现的。”
“别废话了快说。”
“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其实啊,我有事想找日向君啊  ...说实话我也只能找身为预备学科的你了呢。”面对一脸不耐烦的狛枝让日向很火大,虽然只是看着这家伙就很火大。 “找我有事?什么事?”
“具体什么事到时候我会说明的...说好了明天到终极死亡之间见面哦,嘛时间什么的随你便,我会一直在那等着你的。”
  “.......”日向不敢答应,谁知道这是不是这家伙设下的圈套。
“哈哈日向君是不是在想是不是我想杀你的圈套什么的,因为你是预备学科所以我想要杀了你——这种事吧   ...?毕竟我这种垃圾的话不会有人相信呢,反正日向君来不来也无所谓哦,就算日向君不来也不会对我的计划造成什么威胁。因为毕竟...只是个预备学科呢。”狛枝故意加重了预备学科这几个字,让日向更加不爽了。
“你这家伙?!——”日向提高了嗓门。
“日向君!——”从不远处纷纷传来了对日向的呼唤声。
“哈哈看来是大家来找你了呢...真是没想到啊区区一个预备学科也会有人介意啊...”狛枝摇了摇头停止了对日向行动的限制。
“那...明天我会等你的哦日向君”
“嘁。”日向瞪了一眼狛枝,向大伙的方向跑了过去。

  “抱歉,刚刚不小心迷路了。”日向露出了很困扰的表情。
  “真是的你这家伙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啊...还以为你被狛枝抓走了。”九头龙摸了摸头。
  这真是....无法反驳啊...日向只是笑笑带过了

“啊啊...日向君肯定很讨厌吧,嘛,我这种人最初开始就不会有人喜欢的。”
 
  日向一如既往地走进了餐厅,可是餐厅却变得越来越空旷。
“早上好,日向君”
“啊...是七海啊...早上好。”
“...呐日向君?”没有回应。
“日向君?”仍然没有回应。
“日向君!!!”
“呜哇啊啊啊——”日向突然受到惊吓啪嗒地一下坐在了地上。
“喂七海不要突然凑到我耳朵边来啊!”
“果然...今天的日向君很奇怪哦。”
“日向桑没关系吧?脸色不太好哦...”王女很关怀地看着日向。
“喂!说起来日向你这家伙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该不会还在为那件事而消沉啊?!都说了我们是伙伴——”
“啊....!只是单纯的没有睡好而已,让大家担心了,回屋睡一觉就好。”
   日向起身摇摇晃晃地离开了餐厅。 
   事实上,昨天晚上狛枝的脸和话语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徘徊,内心充满了矛盾,都怪狛枝那家伙说了会一直在那里等着的...话。是...有什么目的吧...?如果是那家伙的话有杀我的念头也不奇怪吧?
  “啊——真·是烦死了!!!为什么我要为那种家伙而困扰啊!”
   结果一晚上因那件事而纠结根本没睡好。
   这也是那家伙的企图吗...让我整天都想着他的事!可恶...为什么我偏要为那种家伙...
   不安。
   矛盾。
   焦虑。
 “.......”



“啊啊...真的来了啊...预备学科的日向君。”

  
 

当红月进入k片场(4)


中考终于考完辣!!!
好久没更惹!!ooc致歉!!

小白:啊!小黑在那!!

猫:哟西~直接突发进入吧!!!

小白拽住了猫,摆出了嘘的手势

轻声说到:突发进入等于找死....我们得想个计策...

美咲:尊哥!!我们把黑狗带回来了!!啊嘞?...尊哥不在...?

神崎:所以说...各位殿下抓我来有何贵干

美咲:哈?...你这黑狗到现在还在装傻!!
(眼看美咲就要向神崎踢过去

安娜:美咲!!住手!

美咲:安娜?!....

咔哒...突然一个乒乓球大小的东西滚到了店里,美咲呆呆地看着小球突然 ...小球冒出了大量的烟雾

美咲:啊?!是烟雾蛋!!!

出云的酒吧里一片烟雾,里面的人一片混乱嘈杂

美咲:咳..可恶!怎么回事?!

当烟雾渐渐消散之后

伏舞罗成员a:不好了!黑狗不见了!!

美咲:可恶——是同伙吗...!

安娜皱了皱眉...嘴里似乎叨念着什么

就在混乱中:
神崎:咳咳...咳这是怎么回事...我得快点见到鬼龙殿下和莲巳殿下才行...

小白:小黑趁现在快走吧!!

还没趁神崎反应过来,小白就把神崎拉起来就跑,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瘫坐在了地上

神崎:咳咳...请问殿下的名字?为何要救我?...

小白:啊嘞?小黑你怎么了?我是伊佐那社啊....?是不是太受打击了

猫: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啊喵!你可要多感谢吾辈可是吾辈发现你被抓及时通知小白的哦!

神崎:那个...我和殿下应该是初次见面吧....
小白和猫疑惑地互相看了一下,同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黑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小白拍了拍神崎,摸了摸笑出来的眼泪,神崎鼓起了嘴

神崎:我没有向二位殿下开玩笑!在下是神崎飒马!!不是殿下口中的小黑!

此时穿梭在大楼之间的小黑
小黑:啊...不知不觉就跟丢了那二人.... 嗯...?那不是猫和小白嘛...还有一个人...等等有点眼熟....那不是我吗?!!!

啊下一篇飒马就和小黑见面了我好激动啊!!!(没有敬人和大将出场也臭不要脸地打上了tagww

【宗mika】羁绊

※有ooc
※请注意避雷  
※中世纪背景
※旧v出没
 
   斋宫家的人偶店最近多了一个身影,那是
个异色瞳男孩儿,村里的大家都躲着他,怕他是受了诅咒的人,会给周围带来不幸。但是斋宫宗捡了他,并让他留在店里。
 
    其中的缘由没有人知道,斋宫宗在镇上也算独来独往的怪人了,可谓是“物以类聚”一般。
  
    可是不久后,斋宫突然消失了,村里人都不曾见过他,以为他早已离开村子。唯一能见到的却是他的俩个人偶——影片和仁兔。
   
    仁兔似乎已经不在店里打工了,在一位小丑的引导下,他变得像人类一样,摆脱了那个像展示品一般的生活,在村上和一堆养兔子的孩子一起开心地生活。他曾想过把他可怜又天真的后辈影片也一起接到兔子之家,可影片却拒绝了他。

   而影片,他每天在村上的餐馆打工,然后又打理着人偶店的事,虽然很辛苦,但影片从来没有和谁抱怨过。在这村上,除了仁兔和斋宫外,和他关系最好的估计就是鸣上了。鸣上很照顾影片,就像一个恋爱咨询家一样引导着影片,同时将影片为他的老师为那个萎靡不振整天在他面前讽刺他是失败作的老师付出的一点一滴收入眼中。

   “啊啊老师今天还是没有理我”“老师要是不振作起来我也不会让我们的人偶店的生意就这样差下去。”“嘿嘿嘿♪这么做都是为了老师哦。”影片几乎对他的老师句句不离口,鸣上看得出来影片比谁都重视斋宫。但是那个老师呢?....老师是不是察觉到了呢?...小mika的付出...

    但是不知不觉中...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日常,斋宫宗这个人也出其不意地又出现在了村里人的面前。人偶店的生意也渐渐恢复如初,而这二人:“non!!!影片你这个失败作!!!——”宗一如既往地向着mika发火,“啊啊老师..!!!对不起!!!”影片一如既往地委屈地看着他的老师道歉。看似普通一如既往的二人的日常,实际上已经变得不同了。

  因为俩人的羁绊已经加深了,即使外人看不出来,但是他们俩自己都应该察觉到了,他俩的关系已经越过了那个界限,似乎已经不能作为朋友,师生,或者前后辈关系而言了。

  而是作为恋人。

  是一对站在悬崖边上,随时可能掉下去的愚人,就算知道自己的行为是愚蠢无能的,也心甘情愿为对方付出一切甚至连性命也可以牺牲的笨蛋情侣。

     

  
 
emmmmm小学生文笔,不要嫌弃w

当红月进了k片场(3)

我的inspiration有点跟不上

可能ooc致歉

小白:什么!小黑被吠舞罗的人给抓走了?!
猫:我亲眼看见的!小白我们快去就小黑吧!
小白:嗯走吧猫!
走到一半
小白:话说回来...猫
猫:怎么了?
小白:我们两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去救小黑啊
猫:(黑人问号)
小白:嘛算了想不考虑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先去看看再说

此时的狗哥正蹲在房屋上看着被scepeter4追逐的敬人与鬼龙——

狗哥:啊欠!是被这楼顶的冷风吹吗(这些人怎么还在闹啊)
回想几分钟前,刚买完菜的狗哥,正数着钱包里的钱,却因为从身边跑过来的两人,把钱给弄掉了,更悲催的是钱被风吹跑了
狗哥:我必须把钱给要回来,不然小白他们肯定会嘲笑我连钱也保管不好

敬人:那你们现在可以让我们走了吗
scepeter:这....真是失礼了,但是您身边这位我们还是要带走的
敬人:你们这群人到底有完没完!
鬼龙:莲巳,看来我是回不去了,告诉我妹妹一声,哥哥不能回去了,哥哥这么不尽责,真是抱歉了
敬人:喂!不要这么恶心人好不好!但是,鬼龙,看在你这么多年一直为红月努力的份上我答应你,brother!
两人拥抱
鬼龙:我是不会忘记我们红月的,我们红月的羁绊比血还要深,顺便告诉神崎,要学会自力更生
敬人:啊,鬼龙,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scepeter:多么感人的画面啊,我们这样都有些罪恶感了
狗哥:啊..这种离别的画面我最受不了了
scepeter:那你们先好好告个别,这里胡同太小,我们去外面等你们,等你们告别完了,你,就和我们走吧
鬼龙:啊,我知道了

敬人:走了吗?
鬼龙:走了
“跑!”两人人翻墙就跑,一点儿声都没有
敬人:真是无可救药,这点小伎俩也看不出来
鬼龙:莲巳,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演戏
敬人:那还不好说,你这死妹控会在临死前不见妹妹一面吗,那你可能变成鬼也饶不过这群人
鬼龙:哦,配合愉快!
敬人:啊,配合愉快,搭档!去找神崎吧!
狗哥:(啊,一言大人,城里人套路真深,诶?这场景我貌似也经历过)scepeter4的人都是怎么了,嘛,算了我只要要回我的钱就行
说着,狗哥跟了上去

在胡同外的scepeter4——
a:嗯?怎么这么慢,会不会逃跑了,那戴眼镜的人一看心眼就很多
b:你可别怎么说,人家旧友道别,这种事谁接受的了啊,多么感人的兄弟情义啊
c:不好了!他们两个人不见了!
a:你看吧
b:......

当红月进入了k片场(2)

当红月进入了k片场(2)

啊...因为k的剧情啥的我忘的差不多了,所以有哪些地方冒犯的请见谅

飒马:“请问这位殿下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美咲:有事?当然有事!之前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今天跟你算这笔账!兄弟们!上!
吠舞罗众人:哦!
飒马:嗯嗯嗯???这是怎么回事?我神崎飒马平日里听从莲巳殿下教诲(...虽然除了拔刀以外)怎么会招惹什么混混呢?!(要拔刀吗...唔哇哇怎么办他们冲过来了,莲巳殿下鬼龙殿下!)

另一边的莲巳和鬼龙

莲巳:所以说我不是你们室长,我是梦之祭学院的副会长是不是搞错什么?!
scepeter4:不我们是不会认错人的!室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鬼龙:这可困扰了.....
莲巳:(胃痛)真是的这到底是哪啊!

回想几分钟前,他们正因为红月的活动成功结束而感到兴奋时,看到转学生拿的海报,然后突然眼前一亮,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突然有人追赶着他们,什么头脑也摸不着,只能逃跑

而现在更是摸不到头脑了
通讯伏见:喂,你们这些家伙在干什么,现在有紧急任务了
道明寺:可是室长他不认识我们了
伏见:哈?室长不是现在正在商务吗?
众人:诶?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转到处境危险的飒马:
安娜:等等!
美咲:怎么了安娜?
安娜:尊叫你们把他带回去
美咲:尊哥他...好吧就饶你一次不过我相信尊哥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飒马: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我仿佛是进入了部长大人脑回路一样有点跟不上)
暗中:
猫:啊!不好!小黑被抓了得快点告诉小白才行!

#宗mika# 夏日的祭典(2)


请注意避雷,
可能会有其他人物出现,
但绝对不是cp向的,随你怎么想,本文只出现宗mika

  “老师!你快看!好热闹啊!”影片拉着宗到处转悠。

  “影片!你这失败作能不能安分点!不要得意忘形!”斋宫终于不耐烦了

  “对不起,老师,我有点兴奋了。”影片立即乖了起来

  “嘛,你这么兴奋也难怪。好好玩一番吧”斋宫摸摸影片的头

  “少爷!少爷!你在哪里啊!真是的少爷又跑到哪里去了,嗯?那是..影片大人?”正在寻找自己家的任性小少爷的弓弦看见了mika,正想问问有没有见到过他家少爷。

  “.....影片大人,笑的真是幸福啊,算了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弓弦打消了他的主意他觉得打破这么善良又天真的孩子的美梦对他来说很罪恶,于是继续去别的地方找他的少爷

  “老师老师这身浴衣好合身啊我会当成宝物的!”影片在斋宫面前开心地说到

  “哼,这有什么难得了我的。”斋宫得意地笑到

  “啊啦呀哒~小mika~你真的来了啊?这套浴衣真是漂亮啊!~”突然岚从后面跑了过来,把mika领到一边

  “啊小岚,这浴衣是老师做给我的,充满着老师对我的爱哦☆”

  “真是被爱着啊,小mika那就慢慢享受和你亲爱的老师约会吧,我该去找小司司他们了。姐姐看好你哦~”

  “嗯,谢谢你小岚。”mika匆忙跑到宗身边

  “小mika,要幸福哦☆上天送给我的小天使,上天啊请多给那孩子点幸福吧”岚看着mika深深地笑着说

  “你着失败作突然去哪里了,真是的不要突然消失啊,麻烦死了。”

  “对不起老师~要糖吗?”

  “你这家伙来祭典还带糖,真是的,要吃苹果糖吗?”

  “我一直很想和老师一起吃苹果糖了!”mika开心地仿佛开了花

  “慢着影片。”斋宫拉主了mika的手

  “嗯?怎么了老师?”

  斋宫给mika带上了狐狸面具,“嗯,意外的很适合你。”

  “老师这是?....”影片摸摸了脸上的东西

  “面具啊,不然你又要因为你的眼睛而困扰了,并且让俗物招惹上了我也会很困扰”

  “嘿嘿老师真是温柔啊~☆”

  “吵死了你个失败作!”斋宫避开了视线

  俩人买完苹果糖,来到了山顶,“小岚说这里看烟火的视角特别好~”

  “哦。”斋宫趴在栏杆上,笑了笑说“一直以来,影片,谢谢了。”

  “老师?诶诶诶?”影片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堪比这苹果糖

  烟花慢慢升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里。

  “老,老师!烟火...真是美呢哈哈哈...”

  “影片,看着我。”

  影片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比起那烟花我更喜欢你”

  宗亲在了mika嘴上的苹果糖上,mika惊讶地糖都掉在了地上“老老..老师...糖....”

  “糖还可以再买,而你,这世上只有一个....”

  就这样斋宫摘下了影片的面具,吻在了影片的嘴唇上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手牵手,面红耳赤

  第二天的2b

  “小mika~昨天和你的老师怎么样了?”

  “小岚你就不要再捉弄我了。”影片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怀里,耳朵红红的

  岚看着mika笑了笑,真好呢小mika,你是被爱着的孩子呢~

  夏日的祭典(完)小学生写手一个不要介意(瘫)
  

 

 

 

 

 
 

#宗mika# 夏日的祭典(1)请注意避雷

  “老师老师!小岚给了我这个!一起去吗?我想去~” 影片兴奋地跑进了手工部。

“哼!你这失败作。祭典?这种低俗的地方我身为梦之祭的帝王怎么会去。”斋宫不屑地回答

  “老师...可我想去嘛...”影片撅了噘嘴说

  “mika酱那么想去吗?”这时麻豆内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麻豆内~下午好!”影片开心地打了招呼。

  “下午好啊mika酱~那个祭典如果你想去的话就去吧,我想宗君也会很期待的~”

  “真的嘛~那真是太好了!”影片开心地扑在了宗身上

  “喂影片!你在做什么快让开!”宗推着他的脑袋无奈地说

  “我知道了老师,嘿嘿~”影片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说到那祭典在什么时候。”宗摸了摸影片的头

  “啊~好像是明天晚上真是期待啊,跟老师一起去祭典,好像约会一样。”

  “笨蛋,说什么傻话呢。今天晚了收拾收拾回家吧。”宗似乎停顿了一会

  “好的老师!今天晚上我想吃老师的蛋包饭。”

  “.......”宗没有说话

  “老师?....你怎么不说话?”影片不敢回头怕老师是生什么气了

  “影片,转过身来。”

  “诶诶?老师怎.....?”宗突然吻上了影片,影片脑回路突然跟不上,只是任由眼前这个人,让他无法自拔的人吻着

  “老师?....”影片不敢直视斋宫

  “影片,明天真让人期待啊。只属于我们的,约会。我也小小地期待好了。”宗皱眉笑了笑

  “老师....嗯!”影片开心地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斋宫的房间灯一直亮着,影片半夜上厕所看见,走进房间迷迷糊糊的问:“老师?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

  “没什么我也去睡觉了,快回去吧。”宗摸了摸影片的头

  第二天早上,斋宫显然疲惫了许多,“老师...没关系吗?”“吵死了,你这失败作。”“啊...老师抱歉...”

  这一天影片一天都没有见到斋宫,老师...是不愿意与我一起去祭典吗....影片心情也跟着低落起来

  “小mika~怎么了整天闷闷不乐。”岚逗趣地问不高兴的mika

  “老师一整天都没有怎么理我。。”

  “啊啦原来是那位老师的事啊,不用担心,你们不是还要一起去祭典吗?”

  “也对啊~嘿嘿我要与老师一起去祭典。”

  晚上——

  “老师怎么还没回家啊....”影片在家里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却没有斋宫的身影

  “啊影片!抱歉!”只见斋宫焦急地跑了回来

  “老师。。。”

  “给你这个,为你准备的。”

  “这是....浴衣?!”影片不可思议地看着斋宫

  “嘛,不是要祭典吗你不是没有浴衣吗,就为你准备的”老师不好意思地说

  “谢谢老师!最喜欢你了!”影片亲了一口斋宫的脸颊。

  “喂,感觉换上走了!”

  “嗯!影片笑了笑拉这斋宫的手,两人迎着夕阳手牵手

那个。。我妈催我睡觉我写不及了,写的比较急有些地方写的太仓促

 

当红月走进了k的片场(1)

当红月走进了k的片场

scpeter4:站住!周防尊!
大将:所以说是怎么回事啊,这群人烦不烦!
敬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神崎,也不知道那家伙去哪了。啊胃又开始疼了
大将:啊说的对!赶紧找到神崎吧。
敬人:糟糕,前面是死路口。
大将:麻烦了,莲己你先在我背后别露面别出声。
敬人:可是。。
scpeter4:这样你就无处可逃了周防尊!全员拔刀!
敬人:(什么啊,这群人,这是神崎飒马综合征吗动不动就拔刀。)喂!你们凭什么要抓我们!
scpeter4:室长?!为什么跟周防尊在一起?
敬人,大将:哈?.....
此时的神崎飒马: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ww(×)
美咲:啊那是!黑狗!这回一定要把上次的帐算好!喂!黑狗!
飒马:嗯?。。狗?是在叫我?狗不是二班的大神殿下吗?...
(待续...)
我写不下去了